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明星 >

《詹瑞文_身高_生日_星座等个人明星资料》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9-30
导读: 詹瑞文_身高_生日_星座等个人明星资料 来源: 明星网 别名:Sui-man Chim 国籍: 职业:演员 出生日期:60年代 出生地点:香港 人物信息:cm | kg | 型 | 双子座 基本信息 詹瑞文出生于六十年代,在香港土生土长,演员。 于1990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香港演艺学
詹瑞文_身高_生日_星座等个人明星资料

来源: 明星网

别名:Sui-man Chim

国籍:

职业:演员

出生日期:60年代

出生地点:香港

人物信息:cm | kg | 型 | 双子座

基本信息

詹瑞文出生于六十年代,在香港土生土长,演员。

于1990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随后获英国形体剧场导演David Glass赏识,并在英国文化协会协助下,成为David Glass Mime Ensemble的实习演员,参与英国巡回演出及研习现代默剧。

  • 人物关系

    有错误1485847已反馈

  • 纠错

    关闭纠错

    快速导航

    名人微博

    演艺经历

    詹瑞文与吴君如为新片《美丽密令》做宣传,与吴君如相熟的袁嘉敏代表无线娱乐新闻台到场采访,更与詹瑞文进行单独访问。 詹瑞文当年在舞台剧中指无线娱乐新闻台不专业,又在舞台上模仿陈志云而遭无线封杀,故获袁嘉敏采访后詹瑞文有感而发谓:“直至今日之前无线都不采访我,当年同无线本来谈合作儿童节目,后来我在舞台剧中扮陈生,合作中断了。”有人用职权封杀你?“我不敢评论,我尊重每家公司的政策。”趁这段时期再找TVB谈合作?“不会,敏感时期千万不要,等事件过了再说。”其后詹瑞文又话中有话说:“在《美丽密令》里我扮电视台高层‘岑志文’,电影排在这个时候上,那个新闻都帮我们,天意!”

    不过无线电视外事部副总监曾醒明否认詹瑞文获“解封”:“娱乐新闻台派员去是采访那部戏和君如,可能那位同事比较新,娱乐新闻台是一向不采访詹瑞文的,做了都不会播,因为詹瑞文曾经不尊重娱乐新闻台,整件事跟陈志云先生完全无关。”

    对于陈志云被捕一事,吴君如就送上祝福。她又力撑出书爆料的旧爱杜德伟说:“我知他想写励志书,我有给意见他,那本杂志拿着那段录音说他爆别人料,为什么会拿到那段录音?口述肯定是再删改的,他好无辜啊。”

    打造儿童剧

    由香港舞台剧大师詹瑞文创作及执导的儿童音乐剧《不得了!巫婆靓靓不见啦!》(粤语版名《弊家伙!巫婆靓靓唔见!》)将于5月28至30日在蓓蕾剧院与广州观众见面。詹瑞文亮相广州第二少年宫为这部儿童剧作介绍,他对这部剧在内地公映充满信心,更誓言要把它打造成“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打造“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不得了!巫婆靓靓不见啦!》(粤语版名《弊家伙!巫婆靓靓唔见!》)这部舞台剧堪称詹瑞文的经典之作,它创作于1998年,是PIP儿童剧场创作最早、演出时间跨度最长、观众人数最多的儿童剧,曾经在香港公演超过100场,是最卖座的舞台剧。《不》剧讲述顽皮孩子毛毛意外进入法术世界,被坏巫师Baddie抓住,险些放进丑陋汤里,要令法术世界变丑恶。幸好毛毛获得了好巫师Goodie营救,并一起踏上了寻找法术高强的巫婆靓靓,以打败了Baddie的道路。该剧排除了沉闷的说教方式,故事有趣生动刺激,充满想象力,并融合了魔术、哑剧、歌曲、舞蹈,灯光幻象等多种丰富的元素。该剧最特别的地方在于现场台上台下的互动很热闹,有不少环节是需要台下的小朋友一起配合完成的,作为艺术总监及导演,詹瑞文还将特别演出剧中“魔镜”一角。为了能让更多的观众无语言障碍欣赏本剧,该剧由粤语改编为普通话,但剧中依然充满了浓厚的粤港本土文化气息。詹瑞文对这部剧在内地公映充满信心,更誓言要把它打造成“中国版的哈利波特”。

    Twins也用“PIP”

    詹瑞文强调,《不得了!巫婆靓靓不见啦!》不仅仅是一部戏,而更是“PIP”( Pleasure快乐、Imagination想象、Play游戏)的戏剧理念的一种试探:“我希望广州的孩子和家长能通过这部剧,认识PIP的魅力所在,它不是用传统口号式的方法教育孩子道理,而是让他们在玩、快乐的过程中开发智力,把他们的潜能发挥出来。”在香港被誉为戏剧大师的詹瑞文表示,“PIP”的应用范围很广,连自己的众多明星徒弟如阿娇、阿sa和梁洛施,都是“PIP”的受益者:“演员跟我学习的也不是什么演戏技巧,而是教他们怎样把自己的特长最大程度发挥出来,让他们挖掘自己最真、最自然的一面。”

    将广州开班授徒 开50万“天价”

    《不得了!巫婆靓靓不见啦!》目前尚未公映,詹瑞文已在广州多个少年宫对剧中片段进行试演,参与的家长孩子反应热烈,“随着这部剧的推广,现在少年宫里面也多了很多我的徒子徒孙呢。”他又透露,从今年暑假开始,自己将在广州设立“PIP”培训课程,第一步是推出面向小朋友的课程,挖掘培养未来的演艺明星。作为“星”级导师的詹瑞文,在课程收费问题上也大胆地开出了“天价”:50万。他解释:“这是最顶级的课程的收费,我会为他量身打造一套培训课程,一组课程下来是三个月。所以我收学生的要求是:要敢交学费!我的收费确实是比较高,普通的课程也是按小时计费,这是对我自己的一个要求,会把最好的教授给学生。”那是不是付得起费用就能成为詹瑞文的学生?他否认:“这个学生要有很强的意愿跟我学习,希望发挥自己的潜能的学生,我才会收他。如果是冲着‘詹瑞文徒弟’或者想做大明星的心态来学习,我不会收。”

    用笑的方法讲生命

    文隽曾称他是“香港新一代的喜剧之王”,詹瑞文笑着拒绝这个称号,他觉得作为一个创作人,这个目标对于他来说太小了;他被称为香港艺人的“灵魂工程师”,大小明星都希望能做他的门徒;他过去7年时间在14部电影里饰演过小配角,每部不过几分钟的戏,却收着比影帝还高的片酬;他在自己的one man show上扮演社会众生相,得罪过无数的高层和圈内人……

    “我不是一个单纯的娱乐笑匠”

    也许这也是其他喜剧演员的悲哀,他们永远无法登堂入室地饰演光明磊落的大人物,无论如何在舞台上发光发热,他们都只是一些尝尽世间疾苦的小丑形象。从《买凶拍人》里的双枪雄、《大丈夫》里的色情网吧老板、《墨斗先生》里的银行职员到《春田花花同学会》里的临时讲师,甚至是《戏王之王》里面那个名副其实的小警察,詹瑞文在电影里的形象都是那些可怜又可笑夹缝里艰难生存的小人物,连詹瑞文自己也笑说:“我都已经深入香港底层生活四十多年了!”

    可偏偏也是这些没有诗意没有美感的小人物小丑们,让我们欲罢不能。他们轻易激发出我们的快乐,他们死皮赖脸的顽强生存方式带给了我们更多的希望与自信。詹瑞文十几年的舞台经验,看透了这点,他明白自己的所长,懂得普罗大众的需要。

    如同在舞台上所见,詹瑞文过于变化的形象,与不断夸张但收放自如的喜怒哀乐,让人很难捉摸真实的他。你可以称詹瑞文为“戏王”,但要明白他远不只是一名演员。他十几年苦心经营,只不过希望通过他的表演能够改变某些事情,“我从事的是文化艺术工作,我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笑,我希望大家笑完以后会有所收获,会对大家的生活有所提升。我很高兴见到现在已经有很多观众会希望在笑里面能带更多东西走,一方面我会希望带更多开心的感觉给大家,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带一些不一样的感觉给大家,大家会觉得言中有物。”

    “所有我在英国学习艺术的经验都不过是形式,我明白最重要的还是生活的质感,对事物的态度,当见解不一样的时候怎样跟别人沟通,怎样去理解别人的想法。我的作品都是在说一些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都不是很在意的事情,原来这个世界的很多人没有看到这个层面的事情,所以要透过作品把这些东西带出来。”

    “我明白世界有很多悲观的事,但我不会悲观地生活”

    詹瑞文在舞台上总是愤世嫉俗,毫不遗力地针砭时弊,但真实的他却是意想不到的冷静和乐观:“我觉得我了解生命不是天真,所有人都明白你从出生那刻就开始步向死亡,只是看你用一种怎样的心态去面对,我觉得能够生存已经是一种福气。在我接触到我现在所追求的艺术历程里,我希望把我掌握到的最好的东西发挥出来。我希望能打开触角了解这个世界,我喜欢喜剧的原因是它能用很透彻的角度来诠释生命。有很多人会觉得人生很苦,于是用很苦的角度来叙说生命,但我用笑的方法讲生命,我的剧会带给大家喜极而悲,悲极而喜的感觉,里面很多角色会让人觉得很可怜,然后又会觉得很可笑,最后大家会明白生活是怎样的可悲。我不是那么直接带给观众‘很搞笑’的感觉,我期望我的作品大家会笑不下去,他们会深思生活里的种种。”

    “我明白这个世界有很多东西很悲观,但我不会悲观地生活。我用喜剧的形式来讲悲剧,就是为了让人印象深刻,和我有共鸣。”

    “我做的东西不流行,但很重要”

    詹瑞文的舞台剧《万世歌王》在香港演艺学院上演时,全部预售爆满。 《男人之虎》公演129场,吸引了超过9万名观众,创下香港剧场的观看纪录。詹瑞文对此十分自豪:“我的知名度也许不及娱乐圈的人高,我不演电视剧不做电台节目,但社会上对我认识的人却一点都不少,我一上街会有很多人跟我点点头打招呼,会走上来跟我说‘詹sir,加油!’原来不一定要常在媒体上宣传才会深入人心,我一直全心全意在做戏剧工作也能感染很多人,被很多人认可。”

    做戏剧毕竟和电视不一样,电视负责告诉别人在流行什么,詹瑞文说他的戏剧却是想告诉大家,“现在这个东西不流行,但它很重要,请你们关注一下。”观众来看完他的戏会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最近的《万千师奶贺台庆》就是在说电视文化如何影响人群的意识形态,为什么大家都是被电视影响形成惯性的思维;如《万世歌王》里面,讲所有人都沉迷卡拉OK,也许他们只是被歌词里背叛或失落的愤怒所吸引,流行歌都把爱情单一化,詹瑞文站出来叫醒大家,让大家能回过神来真真正正明白爱情,明白那里面的深层次绝不是流行歌曲所能概括的。“某种程度上我是跟潮流文化对着干,”詹瑞文笑着承认,“但观众会知道我不是在骂,而是在作为朋友关心他们,告诉他们,是的,我是这样看这个世界的。”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相关文章阅读:

网友评论:


闪讯网,一个最专业的娱乐综合网站,为广大用户提供最新最热门最全面的新闻头条|科技资讯|明星八卦|娱乐新闻标签等等。
Top